きみの笑顔大好き。

【毕侃】他来听我的演唱会

最喜欢的一篇BK文 我在空调下哭的稀里哗啦

胡椒小顽童:


>歌星毕雯珺X上班族李希侃



【01】

脑子一抽的产物,两个人已经坐在去体育馆的出租车上了。

一天半的短暂假期,别的练习生要么回家要么补觉要么出去嗨,就他俩,裹得严严实实,帽子口罩一个不少,一人揣着一张门票,像是地下恋情的主角偷偷约会。

也是太凑巧,李希侃去毕雯珺寝室问他要不要一起出去玩,毕雯珺正刷着朋友圈看到有人在出票,随口问了句张学友的演唱会,去看吗?

李希侃不是张学友的粉,却鬼使神差般地点了点头。和毕雯珺一起,做什么倒是次要的。

“你喜欢学友哥啊?”路上李希侃问道。

“只听过几首。”

“......”敢情两个人彼此彼此。

买到的票是看台票。好在两个人都不是铁粉,也没什么买前排的执念。八点一到,演唱会就准时开始了。舞台中央出现的那个歌神比起印象中老了不少,举手投足间仍有昔日的魅力。

在全场的跟唱声中,演唱会已经进行了大半。

他俩会的歌不多,也只能在副歌部分装模作样地跟几句。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前奏一响,毕雯珺立马就听出来了。

心酸心碎又心醉。

边上的妹子一边唱一边悄悄地抹着泪。

他低头去看李希侃的表情,这家伙身上总有些莫名其妙的泪点。李希侃的眉眼藏在过长的刘海里,看不清。

演唱会结束后,毕雯珺揽着李希侃的肩膀慢慢地在人群中前行。模模糊糊地听见了李希侃的声音。

“什么?”

“我说,哪怕我四十岁了,我也会来听你的演唱会的!”

对着李希侃的笑脸,他把到了嘴边的”但愿吧。“吞了回去。

”好啊,给你留VIP座,必须来。“

【02】

梦想这种事,不能经常挂在嘴边。说多了,没意思。

但是他们除了把梦想挂嘴边,给自己漫长无边的努力点燃一些希望,还能做什么呢。

排练结束后,两个人一起回宿舍楼。

4.6日迫在眉睫,说什么话题似乎都不太合适。

“结束之后打算做什么?”倒是毕雯珺主动开了头。

李希侃看得很开。“回去继续当我的练习生。能出道是最好啦。不过不太可能哈。先和罗正明君他们玩个三天三夜不带睡觉的那种,不如我去做个主播吧,人气肯定很高。那我要做主播里的清流,主播讲相声......”

毕雯珺一边听一边扯了嘴角笑。

“你呢,你打算做什么?”

他摇摇头。“不知道。”心里是真没底。

“争取以后能开一场演唱会吧。”

“哎哟喂,野心挺大哈,那请未来的大歌星先给我一打签名好吗?我以后混不下去了,还能靠卖你的签名度日。”

“可以啊,要多少给多少。”

【03】

02:50。

李希侃看着闹钟发出的盈盈绿光,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都快六年前的对话了,怎么如此清晰地出现在了梦里。

暂时睡不着了,他索性开了灯。从床头柜里翻出了一个盒子。

签了名的悠悠球躺在落了些灰的丝绒上。

就这么一个礼物,哪怕真的连饭都吃不上了,又怎么可能去卖。

他打开售票网站。果然。票是早就卖空了的。哪儿来什么漏网之鱼。

当年的乐华Line,和他联系最紧密的还是黄新淳。

【我】:在?
【新淳】:啥事儿?
【我】:……还不睡呢?
【新淳】撸串呢…说吧,啥事儿?
【我】:……演唱会的票 有吗?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

【新淳】:你等会儿,我去问问。
【我】:啊?问谁啊?不是啊!!!你没有就算了……
【我】:新淳?新淳?喂喂喂?

十分钟后。

【新淳】:有了!!!VIP!!!就说兄弟够不够意思吧!!!
【我】:你不会去问老毕要了吧……
【新淳】:他这么忙!哪儿有功夫理我?我管丞丞要的,他和富贵有事去不了了,刚好两张给我们。
【新淳】:下礼拜见!
【我】:好。晚安!

李希侃看着手机屏幕自己黑下去。

大半夜的睡不着觉果然易冲动。

这都算什么事啊!

他拆了一片蒸汽眼罩,往耳朵上套好,关了灯,惴惴不安地,再度陷入了睡眠中。

【04】

睡的迟的结果就是起晚了。

独居的结果就是起晚了也没人叫你起床给你做早饭。

李希侃匆匆打理了下自己,瞄了眼窗外的情况。

果然。川流不息。

看来得挤地铁了。

李希侃并没有做偶像,两次失败的经历让他彻底放弃了这条道路。听了父母的话,在杭州做一名老老实实的上班族。偶尔会在周末开个直播间唠嗑,不过那都是前两年的事了。

说到底,他只是个普通人罢了。

年轻气盛的时候,怀揣了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为之洒下汗与泪,得到甜与热,在最后,一桶冰水浇下来,寒意从头至脚,没有放过任何一处肌肤。

地铁的小屏幕上投放着昨日的娱乐新闻。

他愣愣地看了会儿。

毕雯珺。

毕雯珺他不是普通人。

尽管在做练习生的时候,姿态低调得看起来对舞台毫无觊觎。但李希侃却知道,只不过是没有让他渴望的目标出现而已。

高中休息的间隙便能把悠悠球玩得出神入化的人。

一旦将目光聚焦在某样事物中,结局定是如人意的。

毕雯珺从来不说自己会跳舞,综艺感强,会rap,会抖机灵。

他知晓自己不擅长这些。努力并不能带来对等的回报。

有些人生来就是来做偶像的。在舞台上熠熠发光,顺理成章地接受万千目光的洗礼。

毕雯珺也应该。只不过不是作为偶像,而是作为一名歌手。

声音,情感,技巧,经历,无一不成为他的资本。

二十七岁的毕雯珺,即将在下周举办他的第七场个人演唱会。

方形屏幕里主持人正在问毕雯珺最喜欢的季节。

“嗯......冬天。我出生在冬天,而且东北下雪了就很美。”

李希侃撇撇嘴,骗人。

“老毕,你喜欢什么季节啊?”

“夏天啊,冬天那么冷,我每次出去穿个羽绒衣都冷的要死,还容易感冒。我喜欢夏天。”

“嘻嘻,我也喜欢夏天。”

果然做了明星就开始满嘴跑火车。

【05】

在家里对着镜子拾掇了很久的李希侃终于在开场前的十分钟到了体育馆。

“快快快。”黄新淳拉着他往工作人员通道走。“灯牌要吗?”

“......不了吧。“

”亏我还拿了两个。“

”......那给我一个吧。“

这是他第一次来毕雯珺演唱会的现场。他似乎把答应去毕雯珺演唱会的许诺忘得一干二净。两个人的联系在毕雯珺凭借着一首抒情单曲爆红的时候一下子就散了。

李希侃理解。

正如他有意无意地忽视毕雯珺发来的一些关心问候一般。

他猜毕雯珺也理解。

利益对立者难以成为朋友。

而像他和毕雯珺这样的利益无关者。

则说散就散。

然而关注毕雯珺却成为了他平凡生活中的一种坚持。

毕雯珺的每一首歌,他都会唱。

“词儿记得挺熟啊?”黄新淳略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这首上个月才刚出的呢。”

李希侃没搭理他,继续自顾自地和台上的人一起唱着。

台上的人比他照片上看起来还要瘦。
嗓子听起来还不错。
好像有点鼻音。
这家伙总爱感冒。
可乐其实不能多喝。

欢呼声和尖叫声里,三个半小时过得很快。

在全场的“安可”声中,毕雯珺调整了下耳返,似是叹气般地轻笑了一声。

“今天不让我表演悠悠球了?”

还有力气开玩笑,看来体力还不错。

“那就最后唱一首吧。”

吉他伴奏响起。

李希侃的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在十七岁的初恋
第一次约会
......“

【06】

”就一个签名啊?“李希侃看着悠悠球小幅度地皱了皱眉。

”怎么?不满意啊?不满意你还我。“

”切,小气鬼。“李希侃把盒子牢牢地攥在手里。

“最后一个礼物。除了悠悠球外,我也只会唱歌了。”

楼梯间的台阶上,毕雯珺给他唱了一首《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有温热的液体从脸颊划过。痒痒地。李希侃连忙伸手去擦。

安可曲已经结束,毕雯珺惯性地驼着点背坐在椅子上,倾身扶住了立麦上的话筒。

“......首先非常感谢每位来到现场的社员。这是我的第七场演唱会,也是今年的最后一场,之后我可能会消失一段时间,放个假。今天索性多说一点儿。

最早开始关注我的一些社员可能知道。我最开始并不是个喜欢说话的人。不过,人是会变的,虽然,我好像,还是没有那么擅长说话。

我走歌手这条路,我承认,上天好像真的眷顾我多一些。能举办演唱会,到今天,第七场,我不知道到底是运气还是命运,让我走到这一步。无论如何,我都感谢每个陪伴着我走到今天的你。

在我还是一名练习生的时候,我和一个人做过一个承诺。

如果我办演唱会,他来听,我就给他留VIP座。哪怕他四十岁了,他也会来听。

每次嗓子哑到说不出话的时候,录音录到凌晨三点的时候,一句歌词卡住怎么都写不出来的时候,我都会想起这个玩笑一般的承诺。

我从来没有如此渴望地。想让他来听一次我的演唱会。

然后我做到了。


但留了六场的座位,一直都是空的。

你们猜他,今天,来了吗?“

【07】

李希侃捂着嘴巴小声地抽噎着,一旁的黄新淳拿着纸巾不知所措。

毕雯珺脸上失落的神情,他还有印象的是乐华七个人第一次分开的时候。

无助又无奈。

拼了命也抓不住的无力感。

他忽然很想跑上台去告诉毕雯珺。

告诉他,我在这儿!我一直都在这儿!

可是他不敢。

“哎呀,大老爷们儿别哭了,你比边上小姑娘哭得还惨呢。”黄新淳摸着他的背给他顺气。

泪眼婆娑中,他听见了全场的惊呼声。

两块最大的投屏上切了一个机位给VIP区,他看着放大版的自己,愣地都忘了哭泣。

我怎么会在上面啊?
等等,哭起来好丑的啊。
什么!毕雯珺也看到我了啊!
丢脸啊!!!

“奥......辛苦这位给镜头的摄影。”毕雯珺低低的笑声响起。

“那最后一段话就留给这位幸运的社员吧。

之前我在采访里说,我最喜欢的季节是冬天。其实不是的。

在我二十一岁之前,我最喜欢的季节都是夏天。因为冬天实在是太冷了。

但是二十一岁之后,我最喜欢的季节就是冬天了。”

“因为那一年的冬天,我遇见了一个我想为他办演唱会的人。”



【End】
明明是个HE 为什么我在键盘前哭成狗呜呜呜......